• <progress id="f4ijt"></progress>
  • <span id="f4ijt"></span>
    <th id="f4ijt"><pre id="f4ijt"><dl id="f4ijt"></dl></pre></th>

    <button id="f4ijt"><acronym id="f4ijt"></acronym></button>
    <button id="f4ijt"><acronym id="f4ijt"></acronym></button>
    <nav id="f4ijt"></nav>
    1. 知识库 > 高中 > 高中 > 语文 > 人教课标版 > 课件 > 高中语文人教选修之《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之《陶庵梦忆序》课件

      高中语文人教选修之《中国古代诗歌散文欣赏》之《陶庵梦忆序》课

      人气:1158
      [导读]家世殷富,少有捷才。然学书不成,学剑不成,学节义不成,学时文不成,学仙学佛,学种地,皆不成。时人呼为废物、败家子、蠢秀才、瞌睡汉,到老了,一言以总之,呼之曰:死老鬼!(李敬泽《一世界的热闹,一个人的梦》) 自称: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 好精舍,好美婢...
                  家世殷富,少有捷才。然学书不成,学剑不成,学节义不成,学时文不成,学仙学佛,学种地,皆不成。时人呼为废物、败家子、蠢秀才、瞌睡汉,到老了,一言以总之,呼之曰:死老鬼!(李敬泽《一世界的热闹,一个人的梦》)
      自称: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
      好精舍,好美婢,好娈童,好鲜衣,
      好美食,好骏马,好华灯,好烟火,
      好梨园,好鼓吹,好古董,好花鸟,
      兼以茶淫橘虐,书蠹诗魔。(《自为
      墓志铭》)张岱陶庵  忆序梦张岱张岱?? (1597--1689),又名维城,明末清初文学家,字宗子,又字石公,号陶庵、天孙,别号蝶庵居士,晚号六休居士,山阴(今浙江绍兴)人。
      自称蜀人,他家自曾祖以来,都是显官,又是书香门第,家学渊源。张岱博洽多通,经史子集,无不该悉;天文地理,靡不涉猎。虽无缘功名,却有志撰述。一生笔耕不辍,老而不衰。明亡后,避居山中,一个安享人间富贵的纨绔子弟转眼间成为让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下层贫民,生活陷于十分困窘的地步: “所存者,破床碎几,折鼎病琴,与残书数帙,缺砚一方而已。布衣蔬食,常至断炊。”(《自为墓志铭》) 。
      锦衣玉食 金马玉堂
      茅椽蓬牖 瓦灶绳床
      但他却有强烈的民族意识,清兵南下后,他深感国破家亡的沉痛和悲愤,“披发入山”,表示对清统治者的不满与抗议,尽管布衣素食,甚至到了“断炊”地步,也不后悔。抚今追昔,颇有“五十年来,总成一梦”之感。于是他以追忆的方式,记叙早年的见闻,写成《陶庵梦忆》、《西湖梦寻》以及记录明代史事的《石匮书》,以寄托故国之思。
      《陶庵梦忆》卷一钟山   报恩塔   天台牡丹   金乳生草花   月湖
      金山夜戏    筠芝亭 
      越俗扫墓    奔云石   木犹龙   天砚   吴中绝技
      濮仲谦雕刻 卷二孔庙桧   孔林   燕子矶   鲁藩烟火   朱云崃女
      戏   绍兴琴派   花石纲遗石    焦山    表胜庵
      梅花书屋
      不二斋   砂罐锡注   沈梅冈   岣嵝山房   三世藏书卷三
      丝社  南镇祈梦  禊泉  兰雪茶  白洋湖  阳和 
      泉   闵老子茶  龙喷池   朱文懿家桂   逍遥楼
      天镜园   包涵所   斗鸡社   栖霞   湖心亭看雪陈章侯  卷四不系园   秦淮河房   兖州阅武   牛首山
      打猎    杨神庙阁 ……卷五范长白   于园   诸工    姚简叔画
      炉峰月   湘湖   柳敬亭说书   樊江陈氏桔
      治沅堂  虎丘中秋夜  麋公  扬州清明   金山竞
      渡 刘晖吉女戏   朱楚生   扬州瘦马 卷六彭天锡串戏   目莲戏  甘文台炉  绍兴景
      韵山    天童寺僧   水浒牌  烟雨楼  朱氏
      收藏  仲叔古董  噱社  鲁府松棚  一尺
      雪  菊海  曹山  齐景公墓花樽  卷七西湖香市   鹿苑寺方柿   西湖七月半
      及时雨  山艇子  悬杪亭  雷殿  龙山雪
      庞公池  品山堂
      鱼宕  松花石  闰中秋   愚公谷   定海水
      操    阿育王寺舍利   过剑门   冰山记 卷八龙山放灯  王月生  张东谷好酒  楼船
      阮圆海戏  巘花阁   范与兰  蟹会  露兄
      闰元宵  合采牌   瑞草溪亭   琅嬛福地  自 序陶庵梦忆(卷一)吴中绝技
        吴中绝技:陆子冈之治玉,鲍天成之治犀,周柱之治嵌镶,赵良璧之治梳,朱碧山 之治金银,马勋、荷叶李之治扇,张寄修之治琴,范昆白之治三弦子,俱可上下百年保 无敌手。 但其良工苦心,亦技艺之能事。至其厚薄深浅,浓淡疏密,适与后世赏鉴家之心力、 目力针芥相投,是岂工匠之所能办乎? 盖技也而进乎道矣。
      陶庵梦忆(卷二)孔 林
        曲阜出北门五里许,为孔林。紫金城,城之门以楼,楼上见小山一点,正对东南者, 峄山也。折而西,有石虎、石羊三四,在榛莽中。过一桥,二水汇,泗水也。享殿后有 子贡手植楷。楷大小千余本,鲁人取为材、为棋枰。享殿正对伯鱼墓,圣人葬其子得中 气。由伯鱼墓折而右,为宣圣墓。去数丈,案一小山,小山之南为子思墓。数百武之内, 父、子、孙三墓在焉。谯周云:“孔子死后,鲁人就冢次而居者百有余家,曰‘孔里’。” 《孔丛子》曰:“夫子墓茔方一里,在鲁城北六里泗水上”。诸孔氏封五十余所,人名 昭穆,不可复识。 有碑铭三,兽碣俱在。《皇览》曰:“弟子各以四方奇木来植,故多异树不能名。 一里之中未尝产棘木、荆草。”紫金城外,环而墓者数千家,三千二百余年,子孙列葬 不他徙,从古帝王所不能比隆也。宣圣墓右有小屋三间,匾曰“子贡庐墓处”。盖自兖 州至曲阜道上,时官以木坊表识,有曰“齐人归讙处”,有曰“子在川上处”,尚有义 理;至泰山顶上,乃勒石曰“孔子小天下处”,则不觉失笑矣。
      陶庵梦忆(卷六)水 浒 牌
      古貌古服、古兜鍪、古铠胄、古器械,章侯自写其所学所问已耳。而辄呼之曰“宋江”,曰“吴用”,而“宋江”、“吴用”亦无不应者,以英雄忠义之气,郁郁芋芋,积于笔墨间也。周孔嘉丐余促章侯,孔嘉丐之,余促之,凡四阅月而成。余为作缘起曰:“余友章侯,才足掞天,笔能泣鬼,昌谷道上,婢囊呕血之诗;兰清寺中,僧秘开花之字。兼之力开画苑,遂能目无古人,有索必酬,无求不与。既蠲郭恕先之癖,喜周贾耘老之贫,画《水浒》四十人,为孔嘉八口计,遂使宋江兄弟,复睹汉官威仪。伯益考著《山海》遗经,兽毨鸟氄皆拾为千古奇文;吴道子画《地狱变相》,青面獠牙尽化作一团清气。收掌付双荷叶,能月继三石米,致二斗酒,不妨持赠;珍重如柳河东,必日灌蔷薇露,薰玉蕤香,方许解观。非敢阿私,愿公同好。”
      陶庵梦忆(卷三)湖心亭看雪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拿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淞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惊喜,曰:“湖中焉得更 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自 序文章起首,简述国破家亡后,自己的思想矛盾和贫困生活。
      以简净句法,将早年豪华生活与今日的蔽败潦倒作种种对比,认为这都是现世的因果报应。
      第三段用黄粱梦、槐安国的典故,点明“五十年来,总成一梦”的主旨,自比“痴人”,犹喜说梦。
      末段承认,自己虽大梦将寤,仍旧难舍名根,故有种种记叙。
      第四段以幻想真事成梦的脚夫与惟恐真事乃梦的寒士故事作比,指出自己与他们一样,具为“痴人”。译译译译译陶庵国破家亡,无所归止,披发入山,駴駴为野人。
      故旧见之,如毒药猛兽,愕窒不敢与接。作自挽诗,每欲引决,因《石匮书》未成,尚视息人世。
      然瓶粟屡罄,不能举火,始知首阳二老,直头饿死,不食周粟,还是后人妆点语也。
      陶庵国破家亡,没有地方去,就散发入山,成为令人吃惊的野人.
      老熟人看见我,如同看见毒药猛兽。不敢喘气,害怕接近。我自作挽诗,常常要自杀,因为《石匮书》没有写成,还活在人间。
      然而瓮里的粮食屡屡吃尽,不能够开灶,才知道首阳山的伯夷、叔齐二老,竟自饿死,不吃周朝的粮食,那是后人夸张美化他们的话。  序以笠报颅,以篑报踵,仇簪履也。  ?以衲报裘,以苎报絺,仇轻暖也。??以藿报肉,以粝报粻,仇甘旨也。  
      ?以荐报床,以石报枕,仇温柔也。
      头戴草帽,脚穿草鞋,这是报应过去的插簪穿履。??
      身穿打补丁的粗布衣服,这是报应过去穿鲜厚衣服.?吃野菜粗米,这是报应过去吃美食美味。??睡草褥子、枕石头,这是报应过去睡在温柔的床上。
      以绳报枢,以瓮报牖,仇爽垲也。??以烟报目,以粪报鼻,仇香艳也。?以途报足,以囊报肩,仇舆从也。  ?种种罪案,从种种果报中见之。
      用绳拴门板,用瓦瓮的口作窗户,这是报应以前住在明亮干燥的房子里。??用烟熏眼睛,用粪臭鼻子,这是报应以前闻香睹艳。?
      用脚走路,用肩扛囊,这是报应以前拥众坐车。??
      过去的种种罪恶,从现在的种种报应中可以见到。序鸡鸣枕上,夜气方回,因想余生平,繁华靡丽,过眼皆空,五十年来,总成一梦。??今当黍熟黄梁,车旅蚁穴,当作如何消受???
      ?遥思往事,忆即书之,持向佛前,一一忏悔。
      在枕上听见鸡叫,黎明前的清新空气涌来,于是想起我的生平,繁华糜烂的生活,如过眼云烟,五十年来的生活,成为梦。??现在自己刚从黄粱梦中醒来,自己的车马刚从蚂蚁穴中回来,应当怎样度过寂寥的时光.??
      遥想往事,回忆起来就写下,拿到佛像前一一忏悔.
      不次岁月,异年谱也;不分门类,别志林也。??偶拈一则,如游旧径,如见故人,城郭人民,翻用自喜,真所谓痴人前不得说梦矣。??
      不排列年月,以与年谱相异,不分门类,有别于《志林》。??偶尔拿起一则,如同走旧路,如同见到老熟人,如同见到了昔日的城郭人民,自己反而能因此高兴,真像人家所说的,痴人面前不能说梦了。??序昔有西陵脚夫为人担酒,失足破其瓮,念无以偿,痴坐伫想曰:“得是梦便好!”
      一寒士乡试中式,方赴鹿鸣宴,恍然犹意未真,自啮其臂曰:“莫是梦否?”
      一梦耳,惟恐其非梦,又惟恐其是梦,其为痴人则一也。
      从前有个西陵的脚夫,给人家挑酒时,失脚打破了酒瓮,想到没有东西赔偿,坐着痴痴的想:“如果是梦就好了。”
      一个寒门学子在乡试中中举,正赴鹿鸣宴,恍恍然,还以为不是真的,自己咬自己的胳膊说:“莫不是梦吧?”
      同是一个梦,有人怕它不是梦,有人怕它是梦,这是痴人的一种表现。?序
      余今大梦将寤,犹事 雕虫,又是一番梦呓.
      因叹慧业文人,名心难化,政如邯郸梦断,漏尽钟鸣,卢生遗表,犹思摹榻二王,以流传后世。
      则其名根一点,坚固如佛家舍利,劫火猛烈,犹烧之不失也。
      我现在一生将近,还在这里写作,这又是一番梦话。
      于是叹息运用智力写作文章的人,功名之心难去,犹如黄粱梦醒,夜尽天明,卢生将殁时上疏,还想着像王羲之、王献之一样,流传后世。
      那么产生好名这一根性,坚固得就像佛家的舍利,焚化身体的火越猛,越是烧不掉了。序课文赏析:
      2.古人二梦
      黄粱美梦
      南柯一梦
      一、文中写了哪些“梦”?
      1.今昔之梦
      3.痴人之梦
      黍熟黄粱
      车旅蚁穴
      西陵脚夫
      中式寒士
      二、作者如何写“梦”?
      1.对比中展现前尘往事
      3.比喻中摹绘“痴人”形象
      2.典故里突显心路历程
      三、作者“梦”中何感?
      在《陶庵梦忆序》中,作者的国破之恨、故园之思和亲历沧桑易代巨变后的心灵之痛,其中的自嘲、自悔、自诩之情,在亦真亦幻、虚实相生的表达形式中,体现的淋漓尽致。
      1.对比中展现前尘往事
      作者在文中前半部分将自己晚年国破家亡、捉襟见肘的潦倒境况与当年繁华靡丽的生活对举,昔日“甘旨”“ 温柔”“ 爽垲”“ 香艳”“ 舆从”的优游生活,如今只剩下“以藿报肉,以粝报粻”“以荐报床,以石报枕”“以绳报枢,以甕报牖”“ 以烟报目,以粪报鼻”“以途报足,以囊报肩”,让人不得不感慨“过眼皆空,五十年来,总成一梦”。作者把今日之困苦饥饿归于往日奢华,把五十年来的盛衰荣辱看成人生大梦一场。所以“遥思往事,忆即书之,持向佛前,一一忏悔”。于此可见其著书旨趣及以“梦”名书的缘由,作者神笔游走在现实与梦幻中。
      2. 典故里突显心路历程
      作者在文前描摹自己“披发入山”,布衣素食,甚至到了“断炊”地步的心理时,联想到了伯夷、叔齐二老饿死在首阳山的事迹;
      繁华过后,最终归于沧桑幻灭之时,写到《枕中记》中卢生黄粱梦断以及《南柯太守传》淳于棼槐安梦游的典故;
      提到自己写作时仍旧“名心难化”“名根不失”时,再次写到梦中卢生在遗表中还想把其摹榻二王的书法流传后世的典故。
      3.比喻中摹绘“痴人”形象
      在简括了本书“不次岁月”“不分门类”的特点之后,作者对自己痴迷本书的现实状态自嘲为“痴人前不得说梦”。为了将自己的“痴”状形象化,信手拈来的两个贴切的比喻,写了两个“痴人”的旧事。西陵脚夫“惟恐其非梦”,而中试寒士则“惟恐其是梦”,虽然愿望不同,但作为痴人的本质和作者是一样的。这样,看似虚化的比喻,在作者的信手点染下,化虚为实,与作者的实际状态相连,让人心领神会。
      1.下列字形有误的一组
      A.匮乏?  功亏一篑?    昏愦?   溃不成军
      B.粟米?  不寒而栗?    钟磬?   罄竹难书
      C.贴合?  拈轻怕重?    糜烂?   所向披靡
      D .屋梁?  高粱?   粱上君子?   黄粱美梦√2.下列词语解释有误的一组是:
      A? 每欲引决(自杀)   然瓶粟屡罄(一种器具)
      ?B? 不能举火(指生火做饭)   仇甘旨也(美味的食品)
      ?C? 以荐报床(草席子)?  以绳报枢(门轴)
      ?D? 以瓮报牖(窗口)??? 仇舆从也(车、轿)√3.下列句子“披”的意思与例句相同的一项是:
      ?例句:元所归止,披发入山
      ?A? 哙遂入,披惟西向立?B? 披衣出茅屋
      ?C? 手不停披于百家之编?D? (孙)权人马皆披靡√4.下列各组句中,划线词语意义不同的一项是:
      A? 然瓶粟屡罄/ 官军加讨,屡为所败?B? 今日罹此果报/ 而轻者,无罪者罹其毒
      ?C? 自啮其臂/ 剑之折,必有啮
      ?D? 卢生遗表/ 深追先帝之遗诏√5.下列成语使句不恰当的一项是:
      A? 生活中我们应该见贤思齐,不能因为别人的品德高尚而以德抱怨。?B? 大学生志愿者到达西部边远地区时,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里还很贫穷,有些人家甚至还过着瓮牖绳枢的生活。
      ?C? 本来打算暑假去登泰山,游黄河,如今只能是南柯一梦了。
      ?D? 大学者也写小文章,并自谦为雕虫小技,如语言学家王力的《龙虫并雕斋文集》便是。√【拓展探究】
      鸡鸣枕上,夜气方回。因想余生平,繁华靡丽,过眼皆空,五十年来,总成一梦。今当黍熟黄粱车旋蚁穴,当作如何消受?遥思往事,忆即书之,持问佛前,一一忏悔。不次岁月,异年谱也;不分门类,别《志林》也。偶拈一则,如游旧径,如见故人,城郭人民,翻用自喜。真所谓痴人前不得说梦矣。
      昔有西陵脚夫,为人担酒,失足破其瓮。念无以偿,痴坐伫想曰:“得是梦便好!”一寒士乡试中式,方赴鹿鸣宴,恍然犹意未真,自啮其臂曰:“莫是梦否?”一梦耳,惟恐其非梦,又惟恐其是梦,其为痴人则一也。
      6.对选文第一段内容概括和分析不恰当的一项是:
      ?A? 作者引用了唐沈既济《枕中记》中“黄粱一梦”的故事,喻指自己过去的富贵生活如虚梦一场。
      ?B? 作者引用了唐李公佐《南柯太守传》中“南柯一梦”的故事,喻指自己历经艰难之后的寂寥时刻。
      ?C? 作者引用传说中汉朝人丁令威学道的典故,表明了自己作《陶庵梦记》的感受和自足。?D? 这段记述了作者写作的目的,作者说自己的文章如“说梦”,不值得一看。√7.对选文第二段内容概括和分析不恰当的一项是:
      ?A? 西陵脚夫,“失足破其瓮,无以偿”,是讲生活中有“惟恐其非梦”的时候。
      ?B? 寒士赴鹿鸣宴,而“犹意非真”,是讲生活中有“惟恐是梦”的时候。
      ?C? 作者批评西陵脚夫破其瓮,而“得其梦便好”的想法,又揭示了寒士中式的不易。
      ?D? 作者把自己五十年来的盛衰,荣辱看成人生大梦一场。√8.下列划线词语的意义与现代汉语不相同的一项是:
      ?A? 车旅蚁穴,当作如何消受。?B? 持向佛前,一一忏悔。
      ?C? 一寒士乡试中式。?D? 其为痴人则一也。√结束放映,谢谢观看!
                  

      高中语文人教选修之...

      立即下载

      分享到:

      快速/筛选

      管家婆开奖直播-管家婆马会开奖结果-管家婆免费平特一肖